<i id="kidz8"><nav id="kidz8"><legend id="kidz8"></legend></nav></i>
        <span id="kidz8"><del id="kidz8"></del></span>
        <s id="kidz8"></s>
          1. <s id="kidz8"></s>

            中文阅读网 > 汉柏 > 第九十八节 定目标,改行军(编辑催更,说给推荐,加更四千,表示一下)

            第九十八节 定目标,改行军(编辑催更,说给推荐,加更四千,表示一下)

              霍嬗看着旁边田千秋磨好了墨,于是说道:

              “都到全了啊,我来讲一讲今日早晨的仗。”

              众人不说话,只是站起身对着霍嬗抱拳弯腰。

              “都坐。”

              霍嬗压压手,等到众人都坐下以后开始说:

              “早晨的仗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借着夜色对敌方进行了围困,这一点需要注意一下。”

              众人竖起耳朵仔细听,准备记下以后,给各自的军司马开会,军司马再给队率、什长开会,什长讲给将士们。

              不管你听不听的懂,都要记下来,随时都有可能抽查。

              羽林军的学习氛围很好,霍嬗讲的东西大家基本都能理解,他也不会讲高深的。

              其实行军打仗,除了谋略也用不到高深的东西,而且你要是足够稳,啥谋略都用不到你身上。

              不光是你行军打仗要稳,你哪方面都要稳。

              例子就是廉颇,朝堂不稳,一个离间计被换。

              但是对这些中底层军官将士们来说,用不太着谋略,谋略那是霍嬗该操心的事。

              而且这玩意看天赋,有天赋的不用教就会,而没天赋的怎么教你也学不精。

              虽然学不精,但是知道的多了,知识面够广,就像现代人,起码心里有准备,这方面要高不少。

              再一个说了,对付匈奴人,还需要啥谋略?

              有战术就行。

              ………

              “注意,匈奴人的作息时间和汉人是不一样的,尤其是这个时候的匈奴人,他们中基本寅时就会有人起来做准备。

              所以,最合适的夜袭时间段就是丑时,需要注意。”

              众人全都点点头,表示记下了,霍嬗等田千秋记完以后继续说道:

              “其他的没什么好注意的,跟正常训练一般,我军只是借着夜袭和人多的优势以及兵甲之利打赢了。

              这从大汉诸郡随便拉些郡兵过来都可以,所以,护军丞……”

              霍嬗看向公孙敬声等人:

              “务必要做好将士们的思想工作,万万不可生起目空一切,觉得匈奴也就这样的心思。”

              “诺。”

              五人一脸郑重的点头行礼。

              “护军使,随时要抽查。”

              “诺。”

              钟干应答了一声。

              霍嬗扫视了一圈这些日后大汉朝堂上顶尖的文臣武将,突然一笑,意气风发的说道:

              “此战之不过是一次练手,或者说,连一次练手都说不上,赵破奴!”

              赵破奴立马站了起来:

              “末将在。”

              “我父亲第一次出征领兵马多少?”

              赵破奴听到提及霍去病,立马骄傲的一挺胸:

              “八百骠骑。”

              “斩敌如何?”

              “斩敌过当(斩首数高于己方损失数)。”

              “具体数字。”

              “斩首捕虏共两千二十八级,斩杀匈奴相国,当户,更是斩杀籍若侯产,并俘虏罗姑比,两次功冠全军,被陛下封为千六百户冠军侯,意在勇冠三军。”

              霍嬗往左踱步,低着头呵呵一笑:

              “籍若侯产和罗姑比两人,想必大家都清楚,籍若侯,名产,匈奴单于伊稚斜的祖父辈,罗姑比,单于叔父,更亲,说他们和王一般没啥问题吧?”

              问题很大好吧,这俩人那个能跟王比?

              单于的祖父辈简直不要太多,也就籍若侯这个名头值点钱。

              而且时代不一样,那时候没人杀过这么大的大人物,那是第一次。

              而老霍干了第一次,那当然值钱,但是后来人,有了老霍的基础,也就没那么值钱了。

              霍嬗是为了激励他们,故意说的夸张了一些。

              而众人看到霍嬗在吹他爹,也清楚霍嬗的心思,激励士气嘛,当然不会反驳,自然连连点头。

              霍嬗看到他们点头,声音高了不少:

              “八百骠骑,二千二十六级,将近四倍,四舍五入一下,那就是十倍。”

              众人就连赵破奴都面色怪异的看着霍嬗,心中非常无语,不懂你说的四舍五入是啥(他们还没学过),但是哪有你这么算的啊?

              但是众人也没说啥。

              霍嬗敲了敲桌子,大声喊着:

              “我们四千兵马出征,不砍够四万怎么有脸回去?

              不砍一大批相国、当户怎么可以?

              不砍四个王,或者与王等同地位之人,来个翻倍,我们对的起自己吗?”

              起初听到霍嬗说四万级,他们的心就是一惊。

              但都是一帮子热血青年,斩王,这听着着实有些让人心动啊!

              “没有这些战果,你们回去还想着封侯?”

              霍嬗不屑的一笑,然后一挥手:

              “直接告诉你们,你们在想屁吃,告诉你们,没有这战果,根本就封不了侯。”

              本来众人只是有一点小心动,心里还是不太相信能实现,但是一听到侯位,那一个个眼都红了。

              李陵瞬间站了起来,拱手行礼:

              “校尉,给末将一千兵马,我去砍了那儿单于的头颅!”

              霍嬗心中极度无语,其他人也都是面色怪异的看着李陵。

              等了一会,没人说话,霍嬗笑了笑,大声喊道:

              “少卿有志气,我羽林军就该是这样,单于又怎样?在我面前,斩他。”

              一群人连连符合。

              霍嬗只不过给他们一点高大上的目标,至于激励士气啥的,没想过,羽林军也不需要激励士气。

              至于霍嬗真正的目标,他还真有,上面的全部减半就好。

              “好了,说说接下来的布置。”

              一群人收回心神,仿佛刚才的一幕没发生过。

              但是被封侯冲昏了头脑的李陵却异常尴尬,他知道这件事过不去了,肯定会被调侃,人生的污点啊!

              “接下来我们会往东北方向前进,我准备变一变行军策略。”

              说到正事,一群人都认真了起来。

              “斥候还是原本的五十里范围,太远消息传达不便,不宜太过。”

              众人都是点点头,霍嬗继续说道:

              “行军会有变化,分为前后部。”

              众人知道正点来了,纷纷打起精神,竖起耳朵。

              “我军共五营,加七百乌桓,行军途中四营加四百乌桓分为前部,一营加三百乌桓分为后部,后部与后勤驮马一同行动。

              前部带领两匹战马和一匹驮马,携带兵器甲胄和必要物资前走,后部随后,两部相隔五十里。

              前部主要任务就是作战,后部主要任务就是守好驮马,隐藏自身行踪,顺便接受物资,以及对匈奴降兵的思想教育,合格以后会充入前部。”

              霍嬗对收降这个问题非常的头疼。

              想来想去,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能灭一部分,收一部分,最后一部分不管,让他们自己往大汉迁移。

              没得办法,不能带着他们,太拖累速度了。

              所以才用扫这个词嘛,一步步扫上去,前往大汉之路没有阻挡,家人没有危险,前方的匈奴人才会安分一点。

              而如果这么一弄的话,匈奴人的思想教育就尤为重要。

              他们的思想教育和羽林军肯定不一样。

              大概就是讲大汉有多美好,杀敌人有战功,有了足够的战功可以当贵族这些。

              霍嬗发现有人一说到这个他们的眼睛里全是狂热。

              然后就是让他们看到羽林军人人平等的氛围。

              羽林军还真是达到了人人平等,起码表面上的平等达到了,霍嬗时不时也和将士们说说笑笑的。

              然后就是凭借冠军侯的威望,以及冠军侯在匈奴内部的好名声压住、吸引住他们了。

              冠军侯这个名头在匈奴跟大汉一样,那也是人人都知道。

              但版本很多,有虎背熊腰、三头六臂、刀枪不入的恶魔版本,也有爱兵如子、带兵如神、神秘莫测、能带领将士们吃肉的天神版本。

              这两个流传最广,还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

              反正匈奴人就这么认为的。

              简而言之,就是对敌人是恶魔,对自己人是天神。

              而且匈奴也有很多的流言,比如河西的休屠王投降冠军侯以后,部落里的人都过上了每天吃肉没人欺压的好日子。

              冠军侯的名声在匈奴要比长平侯和大汉高多了。

              你说起大汉可能不知道,但你说起南边国家的冠军侯,那,都知道。

              他们为何对冠军侯印象这么深?

              这还跟霍去病的战术有很大的关系,包括前面的恶魔、天神都和战术有关系。

              千里奔袭,大迂回,就代表了神出鬼没、无影无踪,具有神秘色彩。

              大歼灭就代表了大片的死亡,带有恐怖色彩。

              而成部落的收降,就代表这个恐怖中有那么一点仁,不绝对。

              不至于让你有觉得自己死定了,还不如拼一把的想法。

              而大恐惧之下有仁心,那对他们来说才是希望,才最珍贵。

              如果全是仁心,那你就是软弱可欺,就是我的储备粮仓。

              其实对付投降的匈奴人,有时候很简单的。

              首先要让他们恐惧,敬畏,然后要让他们知道你能带他们吃肉,不受贵族欺压,甚至当贵族欺压别人。

              而吃肉和当贵族就是他们一代又一代的执念。

              而这个吃肉就是字面意思,能天天吃饱肉。

              别以为他们养了很多牛羊就能天天吃肉,这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养的牛羊是就是给贵族养的。

              若是无灾,每年出生的小羊羔数量就能顶上赋税的数量。

              若是有灾,那就要掏他们的命根子,是真正的命根子,你拿走了他们的牛羊,生的小羊就会不够。

              然后来年又得拿大羊交赋税,就陷入了一个循环。

              而他们的主要食物就是奶制品,拿走了他们就没有奶吃,就只能等死。

              所以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大雪灾。

              大雪灾雪下的早草没储存够,积压的雪融化的晚来年草上来的迟,就得饿死不少牛羊,然后进入死循环。

              所以他们最向往的就是贵族,因为能安稳过日子。

              但是人都有两面性,安稳以后,他们骨子里的野性就压不住,就想祸害别人。

              所以匈奴人,要不就压住慢慢同化他们,要不就受降然后去祸害别人。

              而如果霍嬗能带领他们吃肉、当贵族,你还能压住他们,让他们恐惧、敬畏,那他们就会对你死心塌地。

              他们可不管杀的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匈奴人,只为吃肉,只为当贵族,这就是他们的执念。

              所以想来,其实也挺简单的哈。

              当然,这是对霍嬗来说,刘彻来都不行。

              在匈奴人看来:

              ‘你是谁啊?什么,大汉皇帝?都不认识你。’

              卫青或许也可以,虽然比不上霍去病,但他在匈奴名声也很大。

              他们不懂刘彻就是大汉,而大汉就是刘彻。

              他们只知道谁杀他们最狠,只知道强者才能带他们吃肉。

              ………

              赵破奴听完霍嬗的话以后和钟干对视一眼。

              他俩都很有默契,前后部都需要主持之人,霍嬗肯定是去前部,而后部就需要有人守着,除了赵破奴还能是谁?

              而霍嬗专门提出了接受物资和匈奴降兵的思想教育,钟干也就得待在后部。

              这俩人心里想的都是无所谓,在哪都一样。

              赵破奴本来就是家臣,主公说让干啥就干啥,而钟干在霍嬗把他拉去了羽林军以后,他也把自己放在了这个位置。

              钟干想升官吗?当然想。

              但是他对权利没那么的看重,他是想要做出一番事业,而不是郁郁不得志,最后孤独死去。

              而霍嬗给了他机会,他对霍嬗很是感激,恩主恩主,它带了一个主字。

              跟在霍嬗身边既能报恩,又能成就事业,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每个人的思想都不一样,其他几人可不这么想,大家都想去前部,不想去后部。

              他们的目标都是上阵杀敌立功勋,这和其他事又不冲突。

              赵破奴站起身行礼后,问了大家都想问,但却不敢问的问题:

              “主公,哪一营为后部?”

              “先从亲卫营开始吧,每六日一轮换,五营一月正好一轮。”

              “末将领命。”

              大家都很满意,包括孙尚都没啥意见。

              他虽然是亲卫营军侯,但是他更是霍嬗的贴身保镖,霍嬗去哪他去哪。

              亲卫营叫亲卫,那也只是羽林军中这么叫,其实在外人看来,整个羽林军都是霍嬗的亲卫。

              “行,既然没问题,那就回去给麾下讲讲,好好休息。

              明日卯时四刻出发,前部斥候行两百五十里,前部行两百里,后部一百五十里,没问题吧?”

              “诺。”

              “去吧。”

              当然没问题,两百五十里也只不过一百公里过一点而已。

              至于斥候换班的问题,霍嬗不问也知道赵破奴早已安排好了。

              ………

              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呀!!!

              smyshu/28/28212/22608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yshu。天天小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yshu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0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