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kidz8"><nav id="kidz8"><legend id="kidz8"></legend></nav></i>
        <span id="kidz8"><del id="kidz8"></del></span>
        <s id="kidz8"></s>
          1. <s id="kidz8"></s>

            中文阅读网 > 龙王传说:开局遇到金龙王本尊 > 第30章 少与多

            第30章 少与多

              第二天,白小凡接受了册封,成为了公主近身侍卫。

              白小凡在薛梦瑶公主宫殿旁边有一处小偏殿,今天早上他去相关负责人那里听这个职位的介绍,总的来说一句话:保护公主,监督公主,只要在这个职责内不做危害国家的事,一切随意。

              他感觉这个职位似乎权力有些大,倒有点钦差大臣的意思。

              再三询问后,他才知道,貌似是国师强烈要求下增加的权力。

              思考了一会儿,白小凡大致猜出了梅宗臣的用意,掂了掂手上的侍卫金牌,白小凡朝着薛梦瑶的住处而去。

              白小凡在宫殿外等候,观察着来来往往的巡逻的士兵和忙碌的女仆。

              现在的他身穿月白色的袍子,袍子上有着金色的纹路,腰间是一条黑色玉带,别着一把装饰用的长剑,整个人看上去优雅随和,气质迷人。

              过了一会儿的功夫,薛梦瑶在女仆的伺候下从住所出来,看到等候的白小凡顿时眼前一亮。

              不过她很快面色一苦——身后还有这么多女仆看着嘞!

              今天的她照例是一袭公主裙,粉色长发柔顺的披散,左眼戴着眼罩。

              根据安排,今天薛梦瑶要进行课程学习,修炼以及聚会等等。

              女仆们退下,白小凡带着薛梦瑶前往她的宫廷老师唐赞清处。

              路上穿过一个个走廊和林园,期间遇到形形色色的衣着华贵,气质贵气的同龄人。

              他们遇到薛梦瑶要么避开,要么用略带鄙夷的眼神瞥了一眼,也匆匆避开了。

              白小凡偏过头瞥了她一眼,只见此时的薛梦瑶低着头,头发落下大片的阴影遮住了表情。

              被孤立的人,往往不是因为行为出奇,而是因为和大多数人的想法行为不同,任何时候,“大多数人”这个存在都容不得异类。

              如果问起什么是对的。

              对知心朋友,那实话实说即可。

              但如果面对“大多数人”,那在有足够勇气面对无穷的负面对待之前,最好保持沉默,因为对的不是“对的”,而是“大多数人”认为的。

              在走到没有人的地方,薛梦瑶突然抬起头,大大的吁了一口气,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捂着嘴,笑声很清脆,很快活。

              “怎么了,公主殿下?”

              “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嘛?你是侍卫,我是公主,就像是童话一样。”

              她顾不上宫廷礼仪,脚步轻快的绕着白小凡小跑了一圈。

              然后她停下来,润润嗓子,学着不知道谁的口吻,“薛梦瑶,你身为公主怎能如此不成体统?皇家的脸都被你丢了!”

              “嘻嘻,这是我宫廷礼仪老师的话,嘿嘿,怎么样?我学的像吧?”薛梦瑶得意的露出小虎牙。

              这家伙今天居然不中二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白小凡微微惊讶。

              不过,这家伙,心态真是好啊!

              “公主殿下,您太懒散了!身为公主,怎能表现如此随意?我作为侍卫有权纠正你的行为!您可以保持沉默,但您的一切行为我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白小凡板着个脸,道。

              薛梦瑶一开始听着可吓了一跳,后面越听越不对劲儿,听到后来,她“扑哧”一声笑了。

              他哪里是要约束她,分明是拐弯抹角的告诉她他懒得管她嘞!

              “魔王先生,我们就要接受可怕的宫廷巫师的试炼了,这是命运的对决,但我绝不会退却!”

              薛梦瑶摆了个中二的姿势,大声道。

              “哦!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白小凡豪气的道。

              但白小凡很快就后悔了。

              宫廷礼仪老师,唐赞清,是个整天欲求不满一般的老女人,为人刻薄严厉。

              白小凡立仕左右,只要稍微有什么动作,她那戴着老花镜的浑浊眼睛就会狠狠的瞪过来。

              “这整的跟军训一样……”白小凡在心底抱怨道。

              他瞥了一眼薛梦瑶,发现她坐的笔挺,勾勒出后背优美的弧度,在粉色长发下若隐若现。

              她此时正专心致志的听讲着,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

              这倒是让白小凡略微有些诧异。

              在苦熬了大概2个小时之后,课程终于结束了。

              “你以前都这么认真的?”在走廊上,白小凡问道。

              薛梦瑶摇摇头,声音低低的,带着些乖巧的意味,“有魔王在就不怕无聊,所以认真。”

              她的眼睛很纯净,像洗涤过的湖面一样,说话时,微微抿着嘴,中二的话却说的那么认真。

              她摸了摸头发,又让刘海垂下来一点,将眼睛遮的更加严实。

              随后她僵硬的转过身,一边用脚踢着不存在的石头,一边往前走去,只留给白小凡一个背影。

              在孤独中前进,就如同一个人背着沉重的行囊,行走在无边的黑暗中,没有旅程的标记点,无人同你说话,无边的寂静使你发抖,最后你停下了。

              你就如浅滩中挣扎的鱼,水,最终干涸了。

              停下后,任由黑暗包围你,无边的声音终于涌来了,但那是一张张无情嘲笑的嘴发出的声音。

              孤独且清醒的灵魂的堕落,是他们最喜闻乐见的事。

              但只要有一丝光亮,你就会义无反顾的在黑暗中狂奔,伸出手,抓住它。

              黑暗中的人啊,一旦抓住光亮,就有了无穷的热情,也绝不会放手。

              但并非所有人都明白这点,比如我们的近身侍卫。

              白小凡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为何感到一种执着的落寞感。

              下午的修炼课结束后,就是晚上的聚会了。

              白小凡跟随着薛梦瑶进入了会场。

              会场足有数个足球场那么大,华美的灯光,高雅的音乐,打扮的衣冠楚楚的人群,以及无数样式精致的食物。

              “真是奢侈啊!”白小凡叹息了一声。

              “奢侈?不太懂……”薛梦瑶听到白小凡的叹息,懵懵的歪着头。

              白小凡笑了一声,道,“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了……”

              白小凡讲,薛梦瑶听,有一个好的听众,白小凡讲的很有兴致,从人类社会演化,讲到职业的变化,社会结构的改变,一直讲到资本论。

              中途也没有人过来薛梦瑶这边,白小凡知道原因,但也乐得清闲。

              白小凡的话似乎给薛梦瑶打开了新天地,原来,皇城之外的世界这么精彩,原来,思想可以那么复杂。

              ……

              与此同时,在联邦,一篇《源泉普遍化利用和低成本推广可行性分析》的论文发布。

              这篇论文详细论证了,源泉应用于日常生活的可能性。

              顿时,轩然大波被掀起,这意味着单体正向魂导阵列正式打开了广泛应用的新时代。

              而论文的署名者,一为凌梓晨,一为白小凡。

              凌梓晨,唐门天才研究员,众人早已知晓,但……这白小凡是谁?

              但很快,一片新的文章发表了,题目为《论稀有金属和魂环魂骨的共通性和替代性》。

              这一篇文章更是宛如投下了一颗炸弹,让魂师久久无法平静。

              传灵塔更是连夜发布声明,否定文章的可行性。

              这篇文章的署名,一为白小凡,一为许小语。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0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