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kidz8"><nav id="kidz8"><legend id="kidz8"></legend></nav></i>
        <span id="kidz8"><del id="kidz8"></del></span>
        <s id="kidz8"></s>
          1. <s id="kidz8"></s>

            中文阅读网 > 惊世绝俗 > 第158章 双星海底地宫

            第158章 双星海底地宫

              从青羽看到入口石门的双鹿门环开始,他就有些预感这是南方朱雀七大星宿中的井木犴,井木犴星宿属于朱雀星群第一宿,其星位属木,驼鹿是它的代表动物。

              地宫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对巨大的驼鹿角,大约十米长,相比陆地上现存的驼鹿的角要大上一倍有余。这面墙正对着一个五边形的法坛,法坛的正中是一个巨大的青铜鹿头,鹿头朝天昂首却没有一对鹿角。光滑的法坛雕刻着南方朱雀七大星宿的星图,除此之外还有些不知名的兽骨零散的落在法坛上。

              法坛的边缘有一道类似层积岩的壕沟,壕沟深不见底却只有一米来宽。青羽试着用强光电筒往壕沟里照射却没有任何发现,也许是壕沟太深的缘故。青羽跨过壕沟发现壕沟的另一边缺是另一幅景象。这边比刚才的那头要潮湿,一个圆形法坛盘着一条青铜雕刻类似蚓螈的东西,没有眼睛只有浑圆模糊的形态。

              圆形法坛的四周是一个个不规则粗大是圆洞深坑,像某种生物的洞穴。唯一跟壕沟对面相同的则是法坛上也有一张雕刻的星图,只是其雕刻手法与另一张并不完全相同,多了一丝粗犷。

              青羽环顾地宫的四周还有一些早已腐朽不堪的铜书架书架上没有任何东西,连铜雕的宫灯都变成了一堆铜锈垃圾,墙上仅剩几颗大的夜明珠仍在发着幽幽的光,但它的光却是褐色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阿黄,你家口粮在哪?”青羽逛了一圈几乎一无所获多少有些沮丧。

              “主人我暂时还感应不到会不会埋太深了?话说你没觉得这壕沟两边完全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人修建的吗?”阿黄提示道。

              “废话,我当然看出来了!一边精雕细琢,一边手法拙劣粗犷,咦!这圆形法坛绕着的铜雕好像是……不是蛇,它没有眼睛!倒像是一条巨大的蚓螈亚种!”

              蚓螈亚种目前在地球上发现的只有2米左右长,它生活在巴西南美洲一带,属于史前生物的后裔。

              “我明白了!壕沟的这边是轸水蚓,即轸宿,属水,为蚓,南方朱雀七宿里的第七宿。居朱雀之尾,鸟儿的尾巴是用来掌握方向的。古代称车箱底部后面的横木为“轸”,其部位与轸宿居朱雀之位相当,故此而得名。轸宿古称“天车”,“轸”有悲痛之意,故轸宿多凶。”

              “靠!这怎么可能,这是双星地宫,两个完全不同星宿位的法坛竟然同处一个地宫,井宿在朱雀星群的东边,而轸宿在朱雀星群的西边。难道是因为地壳的变动让两大法坛恰巧东西相遇,真是天地造化,一定有后来者发现这样的巧合在两者之上加建了地宫,随着海平面升高这个地宫才沉入海底。”

              青羽猜想的确是八九不离十,双星宿的相遇的确是因为大陆板块的运动造成的,这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变化。轸宿的粗糙应该是当时监造工艺不发达造成的,同是青铜铸造鹿头与蚓螈的形态精细度就天差地别。

              此外撇开轸宿为凶煞之位其法坛空间潮湿阴深不说,应该也因为其干燥排水系统没有达到一定的技术水平有关。

              “主人,壕沟有动静!”一种鳞片刮蹭海底岩石的声音沉闷而巨大,壕沟里翻滚出浓浓的海底沙尘,让本来无海水的地宫突然串起水浪,青羽躲不及防被浇了一头的海水泥浆。

              总感觉这轸宿位有些蹊跷,青羽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跨过壕沟跳回井宿位的法坛,毕竟这里的光线和气场没有这么瘆人,毕竟不是凶煞位啊!

              青羽这一跳事落地的瞬间因为打滑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那个正中央的鹿头上。“咔嚓!”五角法坛开始慢慢旋转然后速度逐渐越来越快,紧随着壕沟开始倒灌海水,青羽大感不妙自己无意间触动了机关,这是要变成风箱里的老鼠啊,进退两难!

              “阿黄快想想办法!”旋转的法坛根本无法让青羽蓄力跳回轸宿位法坛区域,何况那边看起来也不安全,似乎有活物的气息在那边活动。

              青羽边呼救阿黄边观察自己脚下的法坛变化,星图的星位点中竟然因为自己触动机关而出现了凹点。青羽找到井木犴星宿凹点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大喊一声:“阿黄用你的金光打在这个方位的凹点上!”

              金光从青羽眼前划过落入凹点,“咔咔嚓嚓”法坛剧中的无角鹿头眼睛里竟然闪出黄光,随着法坛的减速放慢鹿头竟然慢慢的张开鹿嘴,一个方形的铜盒子从它嘴里吐了出来,“哐当”一声扎扎实实的落在法坛上。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0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