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kidz8"><nav id="kidz8"><legend id="kidz8"></legend></nav></i>
        <span id="kidz8"><del id="kidz8"></del></span>
        <s id="kidz8"></s>
          1. <s id="kidz8"></s>

            中文阅读网 > 若想拨刀神:心中无女人 > 第八十八章 杀意

            第八十八章 杀意

              而且似乎这白莲教也默认了他这种行为,不然的话,早就有人出来制止了。

              果然,在这修仙界,哪里都在上演着弱肉强食……

              妈的!姓夜的都不是好东西!

              不知他和那夜芷涵有没有关系。

              娘滴,躺着也中枪……

              还好老子看见了,不然被他阴死都不知道。

              不行,我要赶紧回去养伤,我要整死他!

              王雪松望了一眼场中的两人,在犹豫了一会后,转身往住处走去。

              方才,有那么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一道念头,就是趁着两人不注意,悄悄的把他们两个都咔嚓了。

              可是他刚和青衣少女大战一场,身体还有点虚,只好作罢了。

              ……

              回到住处后,王雪松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几个阵盘,在桃园中布下了几道杀阵,预防那黑衣少年来找自己的麻烦。

              这些阵盘都是二级的,用来对付筑基修士够用了。那夜孤行只有半步金丹的修为,在王雪松看来,他顶多也就比那青衣少女厉害一些。

              如果被杀阵困住,王雪松自认为有十成的把握整死他。

              哥的寂灭指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

              没看那圣女么,被戳的不要不要的……

              做完这一切后,王雪松盘坐在小木床上,开始了疗伤,静待白莲教挑选圣子的那天到来。

              没办法,没的选啊,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过,只能认命了。

              而且从夜孤行两人的对话中可以得知,成为白莲教的圣子并不是什么坏事,似乎好处多多,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打生打死了。

              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养伤,然后弄死他。

              ……

              “王雪松?你没事吧?”

              王雪松刚开始修炼没多久,苏妙儿就来了。

              她的声音有些着急,似乎在担心。

              “怎么,有事吗?”王雪松起身开了门。

              看着站在门口一脸着急的苏妙儿,他大概猜到了对方为何而来。对方应该是来通知自己那夜孤行的事的,而且她脸上那着急的表情似乎在关心自己。

              这让王雪松心里有阵欣慰。

              心说算你有良心,没白请你喝酒。

              “你没事啊?那就好,那就好。”苏妙儿松了一口气,而后看着王雪松认真道:“这几天你小心一点,这是我的通讯珠,如果有人来找你,你直接通知我。”说着她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珠子,递给王雪松。

              “我想……”王雪松接过通讯珠,想问一下那夜孤行的事,不过话刚出口就被苏妙儿打断了。

              “你先听我说。”

              苏妙儿睫毛很长,眼神很认真,黑发飘动,肌肤雪白细腻,馨香阵阵,神情严肃的看着王雪松,认真道:“前两天夜家送来了一个狠人,此人很是强大,而且心狠手辣,一夜之间就把其余的竟选者几乎全给杀了,所以你要小心,他现在在当阳峰与别一位竟选者决战,如若他胜出,多半会来找你……”

              “难道没人管吗?任由他乱来?”王雪松蹙眉。

              尽管他早已猜到白莲教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当听到苏妙儿的话,还是忍不住发问。

              “呵呵。”

              苏妙儿摇了摇头,曲线动人的身子在裙纱中若隐若现,非常的诱人,她自嘲的一笑,道:“长老们的意思很明显,默认了竟选者之间互相残杀的行为,甚至希望最终只剩下一个人,这样一来甚至都不用选了,活下来的那个人证明是最强的。”

              说着,她忽然话音一转,露出惑人的笑意看着王雪松,道:“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哪怕你输了,我也会想办法救你的。”

              她的身材曲线起伏,纱裙将其魔鬼般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玲珑曼妙,极具诱惑之态,她笑的很惑人,有颠倒众生之姿,捏住王雪松的脸颊。

              “谢谢告知,不过,我不会输的,他若是敢来找我的麻烦,我不介意送他归西。”王雪松冷笑一声。

              “净说大话。”苏妙儿吃吃一笑,**的玉臂划过他的耳畔,又划过他的颈项,吐气芬芳。

              看见苏妙儿调戏自已,王雪松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他拍掉苏妙儿的手,反托起她如玉的下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调疏道:“女人,你方才这是在担心我么?”

              苏妙儿吐气如兰,舔了舔性感红润的双唇,凑到近前,道:“是啊,所以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呢?”

              温热的气息,拂在王雪松的耳畔,不过他并没有任何感觉,淡淡道:“除了以身相许,都可。不过你若想,我也不介意。”

              苏炒儿娇笑,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上,娇柔的身躯近乎靠了上来,另一只手在他胸前轻划,调戏道:“你……不行。”

              说罢,她捏住王雪松的脸颊,吃吃笑道:“皮肤倒是很滑嫩,不愧是小白脸。”

              王雪松毫不客气,也捏住了她洁白的玉脸,道:“女人,我劝你不要玩火。”

              苏妙儿口吐芬芳香气,甜笑道:“我说你不行你就不行,不要打岔。”

              “行了,别装了,早点回去吧,我会小心的。”王雪松有些不自在。

              “怎么?被我说中了,生气了么?”苏妙儿再次露出惑人的笑意,睫毛很长,眼神很迷蒙,黑发飘动,肌肤雪白细腻,馨香阵阵。

              “别挑衅我,虽然我对那方面不感兴趣,但我不介意吃了你。”王雪松托起她的下颌冷冷道。

              “就凭你还想吃掉我……”苏妙儿笑的花枝乱颤,曲线动人的身子在裙纱中摇曳,非常的诱人。

              王雪松一把缕住她那诱人的小蛮腰,认真道:“你想试试?”

              “你个小男人,还想调戏我……”苏妙儿挣脱,而后伸手抚摸他的脸颊,道:“姐姐我调戏你还差不多。”

              说到这里,她非常大胆的在王雪松的脸上亲了一口,而后笑着后退,摇动纤细的玉指,道:“好了不开玩笑了,你要好好活着,不要输给那个夜孤行,好好休息吧,过几天我再来找你。”

              “我不会输的。”望着苏妙儿离去的身形,王雪松喃喃自语:“想杀我,就先做好被杀的准备……”

              接下来的几天,王雪松一直在小木屋中修炼,并没有出门。

              让他有点失望的是,那个夜孤行并没有来找他。

              也许是因为那人与他表哥的对决中,受伤了吧,最好两人都同归于尽了,啧啧啧。

              ……

              五天后。

              傍晚时分。

              苏妙儿来了。

              先是帮王雪松解了体内的秘咒,而后带着王雪松前往了一处山谷。

              这片山谷很大,谷中有一处湖泊,湖中云烟缭绕,雾气迷蒙,点点彩霞闪烁,飘渺而圣洁。

              前方,一片晶亮,湖水在夜色下温润如美玉,闪烁蓝光,似一块巨大的宝石。岸边的各种花草都在闪烁霞光,与晶莹透亮的蓝色大湖交相辉映,如一片世外神园。

              湖岸边站着一个个美丽动人的少女,都穿着一袭白衣,白纱在月光下随风飘舞,诱人之极。

              “真特么的,叫白莲教就算了,竟然连衣服都要统一穿白色的……”王雪松暗自吐槽。

              他一身黑袍显得特别显眼。

              银白的月光洒落,湖中十几艘玉舟轻飘,各自立有一名丽人,衣裙飘飘,玉笛悠扬,像是从空旷的世外净土传来,涤荡人的心神。

              更远处,一艘艘龙舴凤阁,全都在流转五色光辉,在夜色下显得很迷蒙。

              “真豪华……”王雪松觉得这白莲教太豪了。

              大湖深处的天空,更是瑰丽,一片片琼楼玉宇,若隐若现,被夜色与雾气环绕,晶莹闪烁。

              “那里是什么地方?”王雪松指着片琼楼好奇的问道。

              “那里叫白莲圣宫。”

              苏妙儿一身白衣轻舞,将绝美的仙躯勾勒的动人之极,黑发垂在腰际,手臂光滑,如凝滞美玉,雪白细嫩,冲王雪松笑着解释道:

              “那是教主中流砥柱所居住的地方,如若你成为圣子后,亦可进白莲圣宫内居住,那上面被教主注入了几条极品灵脉,灵气浓郁之极,如果能在上面修炼,会事半功倍。”

              “极品灵脉?真是大手笔……”王雪松不由得一阵心惊。

              要知道靠山宗的主峰下不过埋着一条中品灵脉罢了,可想而知灵脉的重要性,这白莲教的一座宫殿下居然埋着好几条极品灵脉,不可谓不豪啊。

              “我不得不提醒你,那夜孤行真的很强,一会见面多半会生出一些波澜,你千万不要轻敌。”苏妙儿神色认真的看着王雪松。

              “我会小心的。”王雪松蹙眉。

              其实他内心也有些坎坷,毕竟那夜孤行跟夜依然的战斗他的看过的,对方无论是修为或是肉身都不比他差,甚至修炼还比他高几个小境界,如果正面打起来,胜负难料。

              来到湖中的一个青石台前,苏妙儿拿出一块令牌。上面刻有白莲二字,她祭出令牌”顿时光华一闪。眼前景物大变样,两人出现在高空中的白莲圣宫之上。

              “这是传送阵!?”王雪松眨了眨眼。

              “你不会没座过吧?”苏妙儿一阵惊疑。

              “哦,我当然坐过了,只是好奇为什么不直接飞上去,而是坐传送阵呢。”王雪松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没座过了。

              “在白莲圣官周边有一道护阵,除非打破,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从外面直接进入的。要用专属的令牌通过传送阵才可以上来。”苏妙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哦这样啊。”

              “走吧,应该快开始了。”

              苏妙儿带着王雪松向前方的宫阙走去。

              宏伟的宫阙内,雕梁画柱,金碧辉煌,地上云雾涌动,一群美丽的白衣少女立身在两旁,如同进入了传说中的天庭。

              一名年轻的男子正端坐里面,他的眸子无比的犀利,脸色白暂,黑发披肩,一身黑袍,显得非常英武不凡。

              “他就是夜孤行。”苏妙儿以为王雪松不知道,在他耳边低声道。

              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到来。

              夜孤行站起身来,抬头往殿外望去,当看到王雪松时,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眸孔中顿时射出两道刺目的神光,慑人心魄。

              “你就是另一个竟选者?”

              王雪松点了点头,而后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夜孤行。

              “锵!”

              一道剑芒光芒刺目,像是可以撕裂虚空,向着王雪松劈来,剑芒上流转着暗黑色的闪电,极其恐怖,带着杀气,似乎要将王雪松一剑斩断。

              “砰”

              白色光彩一闪。

              苏妙儿出手挡住了剑芒,怒道:“夜孤行你在做什么!”

              王雪松脸色阴沉至极,他的指尖流转着寂灭的气息,一阵恐怖的能量在指尖涌动着,随时准备冲出。

              他刚才真实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夜孤行方才那一剑是冲着他的命来的。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05xs.com